今天为大家解读的书是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
偏执狂是一种怎样的精神状态?它有哪些特征和危害?偏执狂在历史上产生了什么影响?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和处理它所带来的危害?也许知道偏执狂是一种心理变态
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甚至在一些教材中也被称作精神病学的灰姑娘

也就是说
从19世纪开始
精神科医生就没有把偏执狂这个疾病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
这个概念还没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概念
当然
这也不能怪心理医生
因为偏执症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疾病
只有0.03%的患病率
所以对他的研究并不多
那么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作偏执狂呢?
事实上
有幻觉、妄想等心理疾病都可以用偏执狂来概括
举个例子
英国卫报发表过一篇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文章
说他是偏执狂
虽然媒体经常黑特朗普
但这次确实有原因的

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发文称
他在总统….省略之处更精彩…

今天为大家解读的书是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
偏执狂是一种怎样的精神状态?它有哪些特征和危害?偏执狂在历史上产生了什么影响?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和处理它所带来的危害?也许知道偏执狂是一种心理变态
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甚至在一些教材中也被称作精神病学的灰姑娘

也就是说
从19世纪开始
精神科医生就没有把偏执狂这个疾病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
这个概念还没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概念
当然
这也不能怪心理医生
因为偏执症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疾病
只有0.03%的患病率
所以对他的研究并不多
那么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作偏执狂呢?
事实上
有幻觉、妄想等心理疾病都可以用偏执狂来概括
举个例子
英国卫报发表过一篇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文章
说他是偏执狂
虽然媒体经常黑特朗普
但这次确实有原因的

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发文称
他在总统大选中遭到了政府机关的监控
并声称这是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下达的
当然
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但从他的行为来看
他一口咬定没有任何证据
这是一种典型的偏执狂
在本书中
作者不仅向我们介绍了类似的偏执狂
而且还提到偏执狂是一种群体性的心理疾病
他会对整个历史的发展造成巨大的冲击
因此
本书的副标题是疯子创造历史

这也是本书的主旨
将偏执狂视为一种群体心理
放在一个更广阔的历史环境中来探究
并在人类的历史中找到偏执狂的痕迹
因此
这本书不仅介绍了偏执狂的特征和形成原因
还从偏执狂的角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世界历史的心理学角度
在开始阅读这本书之前
我们首先要认识一下这本书的作者
意大利的心理学家鲁格肇嘉

他曾经是意大利精神分析协会和国际精神分析协会的会长
他的作品有14不
包括复兴、偏执狂、发展与罪恶
赵家的作品多是从历史文化的角度与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的职业观点相结合
具有深刻的哲理意义
詹姆斯希尔曼作为一位杰出的心理学家
甚至将赵家称作人类心理学家
以此来表示它的博大精深

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是鲁格肇嘉最新的一部作品
他的问是在学术界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那么这本书告诉了我们什么呢?主要有以下三个层面
首先
如何辨别偏执狂
也就是偏执狂的特点
其次
怎样才能变成一个偏执狂呢?也就是说偏执狂的发展路线
第三
历史是由偏执狂造成的

那就是在历史上
偏执狂是怎样点燃战争的导火线的
可以说
在整个文明的历史上都存在着一种偏执狂
在妄想的驱使下
我们人类曾经而且仍然在使用自己的武器进行着杀戮和犯罪
在这一点上
塞尔维是国际防止种族屠杀和大规模暴力基金会的副主席
他曾这样写道
当今的社会普遍存在着偏执狂

所以
想要有效的防止暴力冲突
以及更广泛的根除那种灭绝敌人是仅有的问题解决方案的思维
就必须要了解偏执狂
在这本书中
作者将会从三个层面让我们了解到偏执狂的形成和危害
以及如何预防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如何辨别偏执狂
偏执狂的首要特点就是怀疑
作者相信
如果一个人持续的怀疑别人会变成自己的仇人
那么它就会慢慢的将对方当成自己的仇人
作者举例说
希腊的城邦里
执政官是由市民投票产生的
而市民又有一种权力约束执政官
阻止他专横滥用权力
这是一种不公开的秘密
选举每年一次
市民将自己的姓名写在陶瓷残片上
如果有人得到了足够的选票
就会被驱逐出境
这套系统的本意是为了维护民主
但因为他太过简单
没有经过充分的调查和取证
所以很多人都会因为怀疑而被流放
而实际上这样的错误率非常高

这是一个例子
猜疑会引发敌对
而在我们所熟知的东方社会
如中国历朝的文字狱
实际上也是由这样的思维方式所导致的
宁枉勿纵正是由于妄想而产生的
偏执狂的另一个特点是因果关系颠倒
你做了一件事情
导致了不好的结果
却不愿意承担责任
还用这样的结果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这就是倒因为果
倒果为因
循环论证
这是偏执狂的一个重要特点
再从德国于1939年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并占领波兰的故事开始

希特勒道被占领土去看到了当地人民的贫困和无序的生活
他觉得这些人过得这么差
可见他们太劣等了
自己侵略他们
那简直太正确了
但是事实上
德国人的侵略才导致了波兰的贫困
同样的
欧洲人在发现了美洲后开始了他们的殖民侵略以及他们带来的疾病让美洲的土著死伤惨重
但欧洲殖民者却没有将土著的死亡归咎于自己
相反

他们认为这是上帝的意志
是上帝对土著人的一种惩罚
这不是很可笑吗?第三个偏执狂的特点是被伤害的投射
即将自己的破坏力推到他人身上
自己要伤害他人
却找不到原因
便一口咬定他人要伤害自己
只有如此
他才能为自己的侵略性行为辩解
让自己的愧疚情绪得到缓解
在伊索寓言中
一只狼会吃掉一只绵羊
这只狼可以捕猎一只绵羊
但他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护
于是
狼和绵羊就有了这样的对话
你把我的水弄混了
不会吧
我们在同一条小溪里
我就在你的后面
从这则寓言中我们可以看出
狼的偏执狂不仅仅是对弱者的错觉
而且将他们看作是原始的犯罪
因此
他们将自己的行为转化成了弱者的罪恶
下面让我们来看一看人是怎样变成偏执狂的

在此
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一个偏执狂患者的心理活动的预设敌人
二、先发制人

强化理由
让我们来看看偏执狂发展的第一步
那就是预先设定好敌人
他的思想根据是猜疑
怀疑敌人正在侵害自己
然后瞄准这个敌人
不断的妖魔化他
假如没有敌人
就在想象中制造一个

例如
西方媒体和政治家们对中国的***颇有代表性
我们在西方媒体的头条上可以看出
他们极少提到中国发展
而更多的提到未知中国、危险中国、中国威胁、中国的强大力量等等
预设一个无心树敌的敌人
这就是偏执狂的开始
而想要成为偏执狂的第二个步骤就是要主动出击
因为害怕被对手抢先一步
所以偏执狂患者往往会先下手为强
与时间争分夺秒

有的时候
他们根本不去想先发制人的胜算
贸然行动
让我们回顾一下日本对珍珠港的攻击
日本尽管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
但依然是一个中型国家
远远比不上德国
更别提美国了
即使在战争初期
美国也比日本强大十倍

但是
日本海军在1941年12月7日早晨对美国太平洋舰队珍珠港发动了一次突袭
太平洋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日本被打得那么惨
还被核弹打了
现在回想起来
日本怎么会做出这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决定?明知道打不过
却还要去打那个时候最强的国家?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
答案是一种先发制人的偏执狂逻辑
通向偏执狂的第三部是强化理由
就拿战争来说吧
我刚才说了
偏执狂患者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寻找一个借口
而这种借口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
真相逐渐暴露
外界包括他自己都会对自己的偏执狂产生怀疑

要想消除这种疑虑
偏执狂患者就必须加强这一点
假如这些原因在实际生活中不能成立
那就是敌人的阴谋
2003年3月20日
美国在伊拉克发起了一场战争
目的是要消灭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2004年早期
美国的观察员在伊拉克宣称
他们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2004年2月5号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
CIA的头头说
虽然美国调查员和联合国调查员都没有发现这些武器
但是他们怀疑也许真的存在

美国打着预防万一的旗号
加强了对伊拉克的进攻
使自己在偏执狂之路上走得更远
让我们再来看看最后一个问题
为何说偏执狂是历史的创造者呢?这是由于偏执狂患者制造了第一个死人
并在人群中随意的挑出替罪羊
从而揭开了历史的序幕
我们就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是一部关于希腊人与特洛伊人之间的战争的著名作品
经过十年的斗争
最后双方都不愿再战
打算协商休战

就在他们交涉的过程中
特洛伊一方的一名神箭手潘达罗斯在不希望看到战争结束的女神雅典娜蛊惑下
突然对着希腊的一位王子殿下的哥哥一见就将它给射死了
尽管这只是一个传说
但潘达罗斯却是一个典型的人物
他们是一群卑微但充满野心的人
他们隐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

他们的所作所为常常会引发一场战争
也就是所谓的第一个死人
而第一个死人永远都是一个扩音器
这不仅引起了公众的恐慌
而且引发了一种被动物情感所感染的集体响应
也就是说
我们的第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的死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
一旦有人死去
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所有的家族都陷入了悲痛之中
然后变成了国家主义和偏执

我们可以用一战和二战的历史来检验这个观点
尽管一战的原因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但学术界却一直没有得到普遍认可的答案
然而
我们可以肯定的说
偏执狂起了很大的作用
萨拉热窝暗杀是一场著名的战争的起因
这是一帮潘达罗斯是的典型的多疑分子

众所周知
萨拉热窝事件是当时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被暗杀
斐迪南成为了这场战争的第一个牺牲品
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就此展开
波黑塞尔维亚族的青年普林西普杀死了斐迪南
普林西普19岁
他所在的波黑塞族组织想要将波黑从奥匈帝国中剥离出去
与自己的同胞塞尔维亚王国结盟
因此他与同党一起暗杀斐迪南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

这位第一个死人引发了整个欧洲的政治雪崩
暗杀之后
欧洲各国虽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希望能用外交手段来解决
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并没有在意
但偏执的情绪却在迅速的扩散
奥匈帝国采取了行动
他们认为普林西普是塞尔维亚政府在幕后操纵的赛组组织
并向塞尔维亚发出了一项极其严厉的最后通牒
并呼吁派遣奥地利警方前往塞尔维亚进行调查

其他条件都很苛刻
塞尔维亚都同意了
唯独没有同意这个条件
这让奥匈帝国产生了一种被迫害的错觉
既然你不让警方介入
那就说明你是担心我们会追究你的责任
所以塞尔维亚政府也会受到牵连
很快
这种猜疑链延伸到英、法、俄、德这些大国
英法俄协约集团、德奥联盟都在猜测他们是在利用这次的事情来对付自己
加上这种偏执心理也蔓延到各国民众当中

大家也都开始喊打喊杀
终于骑虎难下
到了各国想不打都不行的时候
一站就开始了
我们来看一下
虽然普林西普暗杀了斐迪南
和塞尔维亚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在第一个死者的出现后
奥匈帝国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一个替罪羊
把矛头对准了塞尔维亚
而具体的刺客普林西普本身已和罪行出现分离
让我们回到二战
一战后巴黎和会主要讨论战败国对战胜国的赔偿问题
德国的知名学者马克斯韦伯曾在慕尼黑大学发表讲话
他告诫说
赔偿并不能一劳永逸地消除未来的战争危险

在以后的历史中
马克斯韦伯的预言是正确的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公众的一种重要的精神威胁
那就是偏执狂的感染力
他发现
在这场战争之后
这种偏执狂并没有消失
的确
新一轮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一战后
德国陷入了悲惨的境地
人们开始反思这场战争的起因
有人认为
德国之所以会战败
是因为他们内部的犹太人的背叛和出卖
犹太人在德国背上捅了一刀

尽管毫无依据
但在大众传媒的大力宣传下
背后一刀的说法已经传遍了德国
再加上巴黎和会对德国人的惩罚太重
德国觉得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德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导致德国陷入了一场报复战争
这就是二战
更加残酷
但也给德国等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前面说过的波兰在一战之后成功复国
结果在二战中充当了德国集体偏执狂的牺牲品

绿色软件类,链接分享类,会有时效问题,如果失效,请等待升级更新!或咨询站长临时替代软件应急!

付费内容
售价:9 积分
开通终身文案通或更高级的会员可免费查看该内容

登录注册购买

标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admin,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搜库资源网

原文地址:https://www.soku.wang/lishijiemi/72879.html发布于:2022-06-13

相关推荐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00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