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终其一生都在和自私的基因以及魔音作斗争
只为追寻自我存在的意义
也许听说过自私的基因
基因和魔音都是自私的
人类只是它们的载体
我们对基因再熟悉不过
那么魔音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说基因是遗传信息的基本单位
那魔音就是文化的基本单位
我们周围的人在互相学习的过程中
也会逐渐的形成一种文化
比如流行的语言
比如时尚的服装
这都是因为相关的模因传播开了

那为什么说他们是自私的呢?许多人都以为人就是一个基因与模因的载体
他们只是**传播自己
根本不在乎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好像机器人一样被基因和魔音控制
然而
我们今天要解读的这本机器人叛乱试图纠正这种认知
唤起人们的信心
他认为
即使我们是机器人
也是一种特别的机器人
尽管他们的基因与魔音都是自私的

不会在乎人
但如果能利用自己的理智
就能….省略之处更精彩…

人类终其一生都在和自私的基因以及魔音作斗争
只为追寻自我存在的意义
也许听说过自私的基因
基因和魔音都是自私的
人类只是它们的载体
我们对基因再熟悉不过
那么魔音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说基因是遗传信息的基本单位
那魔音就是文化的基本单位
我们周围的人在互相学习的过程中
也会逐渐的形成一种文化
比如流行的语言
比如时尚的服装
这都是因为相关的模因传播开了

那为什么说他们是自私的呢?许多人都以为人就是一个基因与模因的载体
他们只是**传播自己
根本不在乎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好像机器人一样被基因和魔音控制
然而
我们今天要解读的这本机器人叛乱试图纠正这种认知
唤起人们的信心
他认为
即使我们是机器人
也是一种特别的机器人
尽管他们的基因与魔音都是自私的

不会在乎人
但如果能利用自己的理智
就能解决掉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
这就是我们作为机器人在发动的叛乱
因此
这本书的名字叫机器人叛乱
虽然很有科幻感
但却并非科幻作品
它是一部认知科学著作
作者基思斯坦诺维奇
多伦多大学荣誉退休的应用心理学与人类发展科学教授

斯坦诺维奇在这本书中除了要让所有人都了解如何发动叛乱之外
还向我们提供了许多关于人类的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的知识
许多人都会认为
如果把一些理论知识讲得过多
会不会有更多的人看不懂
导致书籍销量下降

但斯坦诺维奇认为
现在的科学界有一个问题
就是一般人不能理解抽象的概念
他们只会讲一些简单的没有概念的故事
但他认为这是现代科技的产物
必须要让更多的人了解
不然的话
就算现在的社会变得富裕了
也会有更多的人失去头脑
本书一开始
作者就将人类定义为机器人
那么究竟是谁创造了我们?
下面作者会证明人类是基因和模因的载体
我们就为他们俩服务
许多进化论人是相信在一定的历史时期
地球形成了一种可以自我**的稳定分子
自私的基因中把这些分子称为**子
**子可以准确的自我**
并制作出大量的拷贝

之后
许多新的生物从**子群中演化而出
在生物体中生存繁衍
而生物体就是它们的载体
作者相信
我们身体里的基因实际上是一种负质子
而我们就是他们的载体
不管是好是坏
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
而不是为了载体的利益
这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归于就是典型的例子
它们会拼命地回游到产卵地
留下后代
之后就死亡

然而
这并不符合鲑鱼的利益
因为队友集体而言
为了生存而努力活着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但鲑鱼的所作所为却证明了他们是为了基因的繁衍而服务
而对于人类来说
有人觉得人类可不那么傻
人类繁衍是为了制造自己的副本
儿女就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啊
但作者给出了两个不同的解释
一是父母只能将自己的基因传承到自己的子女身上
而每一代他们的基因贡献就会减半
子女只有一份
孙子只有1/4
而到了第五代

我们的基因就会被削减到1/32
到了后面
这个数字就会变得微乎其微
那岂不是说
再过几代
这些孩子的基因就会和你的基因完全不一样了
这还能叫延长你的生命吗?第二
我们的意识无法传承给下一代
不是说你怎么想的
孩子就会怎么想
因此
在作者看来
人类为自己制造副本这个说法根本不成立

但是基因却不同
人体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基因联邦
一代人死了
那么就很难再像以前那样融合了
但是基因却会**
形成新的基因联邦
也就是说
遗传和传承的是基因
而不是人
人类的存在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基因能够进行自我**

从这个意义上讲
人类合规律都是载体
对于基因来说
作用是一样的
令人担忧的是
在这个载体中并非只有基因**
也存在着魔音
我们刚刚说过
魔音是一种文化的基础单位
包含着某种语言、观念、信仰、行为等等
它们可以支配我们的大脑
使我们产生新的行为
例如
我们所学习的知识、某种宗教的教义、养成的习惯都是魔音
魔音的不同之处在于
基因是人体内的
而魔音则是
在人类的文明中
魔音不是天生的
你以为我是模因的载体吗?
但是作者说魔音可以使任何人都措手不及中招
举个例子
如果你不把这条信息**十份
发到十个朋友群
你就会倒大霉
这是最经典的
魔音以**为核心
即使你明知道这是胡说八道
也不会真的因此而倒霉
但就是有人会**传播它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散布这样的讯息?作者在此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看法
人们总是从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
那么是谁在散布这些信息呢?如果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就会发现那些信息是在主动的寻找适合的人来传播自己
你瞧
有的时候一种信念既正确又优美
但就是不受欢迎
而垃圾的信息则是被广泛传播
用模因论来解释
就是因为一些垃圾信息是一种优质的**子

擅长寻找合适的媒介
有了这些垃圾信息
就意味着魔音和基因之间也有相似之处
基因有好有坏
而魔音也是如此
在描述其本质的时候
作者使用了自私两个字
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基因和魔音可以进行自我**和扩散
魔音比基因更自私和恐怖
因为当一个人在帮助基因繁殖前突然死去时
基因就消失了

但是魔音还在
随着信息的飞速发展
它会继续传播并寻找着新的媒介
说到这
你也许会觉得很不安
但是作者认为人最特殊之处就是我们并非是消极与被动的载体
他用载体一词来明确说明人类所面对的种种挑战
激发人们进行意识上的改变
并发起起义
对抗那些自私自利的**体
在说到叛变之前
我们必须要弄清楚基因对我们的影响有多大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本文介绍了强约束与弱约束两种概念

例如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一名负责火星机器人运输车辆的工程师很清楚
如果距离过长
无法从地球上直接操控运输工具
因为它距离遥远
一旦发出信号就会失去最佳的实施时间
所以工程师们不得不改变了自己的控制方式
给运输机编写了一套智能的程序
并设定了一个总体的目标
让他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机应变

在这个过程中
工程师对运输机的直接控制被称为强约束
我让你怎么走
你就得怎么走
而运载车自己控制自己
视若约束
在弱约束的情况下
操控者并不会马上给出一个具体的目标
只需要让这个载体自己去做
最终达成他的目的
在作者看来
基因是一种强大的控制力
他试图用强大的力量来控制人类
但人类的智慧实在是太高了
很多时候他只会用一种宽泛的方式
不是全面的引导人们做什么
不去做什么
而是去控制人的最终目的
因此
最终的指南是为了让我们活着
做你认为最好的选择

这是基因对人的一种微弱的限制
但是若约束并不能完全替代强约束
它在人的大脑中同时起作用
不过转念一想
这就产生了矛盾
弱约束目标里提出做你认为最好的选择
这个最好到底是对谁而言的?是人类还是基因?这两者的目的是肯定是有矛盾的

作者一再强调
基因本身就是一种自私的东西
他不在乎人类的利益
就像人体中的那些废物DNA一样
对人类没有任何好处
也没有任何害处
那些完全多余的DNA却依然顽强地存活着
通过我们的身体不断的**
还有一些致病基因、衰老基因、身体缺陷基因
这些基因对我们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然后再利用我们的身体来进行**

一些生物
像我们前面所说的
归于他们的生活方式
是以牺牲自身的方式来遗传他们的基因
人类和动物比起来智慧高
会思考
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也会做出一些不喜欢的事情
这和基因本身的利益是不相符的
而且我们会自觉地防止他们伤害我们
反对他们
人类希望把自己的兴趣放在第一位
可是基因却要我们听从他的话
这是人类反抗的开端

帮助我们走向叛逆的关键手段自然是源于我们的智慧
作者认为
当人的大脑活动时
会产生两种不同的认知体系
自发性和分析性
自发性系统是一种受到基因控制的强大系统
在遇到任何**时都会下意识地做出反应
而不需要用脑子去想

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现象
但它的优势在于一旦开始就会立刻完成
而条件反射就是一种自发的行为
这个体系对于我们的生存非常重要
可以让我们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能够迅速的适应环境
并且对我们的基因进行**
但缺点也很明显
这是一种很容易被人误解的直觉
而这一切都需要分析
是系统的帮助
分析是系统不同于自发式系统
是弱约束的体现
它运行复杂
速度慢
一次只能处理一件事情
是一种自觉的为载体服务的活动

而分析是系统的另一个重要作用
就是需要脑部运算能力
逻辑推理非常强大
当你被自动控制的时候
它会帮助你改正自己的行为
在这本书里提到了一个关于生育的例子
自发式系统鼓励你尽可能多的声誉
让你的基因能够继续繁衍

但现在的人们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们的分析系统会告诉自己
工作太忙
生活太紧张
养育一个孩子的费用太高
所以最好不要或者少生
这显然是不受基因控制的
另外
分析是系统具有较强的脱钩技能
所谓脱钩
就是要我们从假定中分离出真实的东西
人的双眼只能看见事物的表层
却看不到其背后的规则
而分析是系统则赋予了我们深入的思维
通过观察表面的现象
推测出可能出现的状况
并从中推断出规则结论

许多科学思想都是基于这种脱钩技能
有了这个能力
人类想要反叛简直是轻而易举
有了这个分析体系
人们就会说
你瞧
人不仅仅是一个基因的载体
还有理智
但是作者认为这样的观点并不准确
就拿蜜蜂来说
他们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会攻击对方
保护自己的家园

但是
动物的理智却是一种更低层次的理智
他们只会用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来衡量自己手中的资源
他们只关注自己的行动
却从不去考虑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我们都知道
蜜蜂在没有刺的情况下是会死去的
也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分析能力
才会选择正面攻击
作者认为
人的理智应当是一种更为深刻的被称为广义理性

因为广义的理性并不只是为了达到目的
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它的目的是对的吗?你所追求的目标是否值得?其他人对你的行为有什么看法?作者认为
正是这一普遍的理性区分了人与兽
赋予了人的特殊意义
你知道
蜜蜂的理智大部分来自于本能
是由遗传决定的

而广义理性则是利用了人类独特的分析体系
可以探测和评价人的信念和欲望
这是一时冲动和**诱惑才定下的目标吗?只有这样
他们才能摆脱基因的掌控
那它是怎么评估人类的信念和欲望呢?简而言之
要判断一个信仰是否是对的
首先要搞清楚它是否真实地反映了这个世界的情况
例如
一个科学知识是通过不断的试验而得到的

它可以真实客观的反映出这个世界
你对科学的信仰就是对的
而评判一个愿望的好坏
你要多加思考
假如你的内心矛盾
感到自己会后悔
那么这种愿望就一定是不好的
又或许你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欲望是一种很大的错误
比如杀人放火
如果做了
后果不堪设想
那也是一件坏事

最后
作者特别指出
广义理性和智力是两个相对独立的概念
广义理性反映了人们对他人意图的分析与思考
即所谓的情商
而智力主要是大脑的一种认知能力
也就是智商
高智商并不意味着高情商
否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做傻事?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说过的所谓的弱约束吗?就是当你的基因无法掌控人的时候
它会让你的身体、让你自己去完成你想要的东西

听上去似乎我们已经脱离了遗传的掌控
但人凭什么来制定目标?答案就是魔音
简直是刚逃出基因的魔爪
又入魔音的虎穴
但是不要着急
魔音就像基因
也并非全是坏事
一些好的魔音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比如我们所学习的知识、信念等等
有时候会变成反抗的武器
让我们脱离基因的掌控

还有一些魔音就像是垃圾DNA
就像是那些对人类无用的信息
却在不断的**传播
还有恐怖主义
种族歧视等等
都是对人类和社会的危害
我们相信魔音是一种非常聪明的生物
他们会寻找媒介
但我们不是傻子
完全可以反过来辨别和挑选魔音
遇到不好的就排除出去

例如
你可以尝试一下下面的一些方法
第一种
尽力摒弃那些对人体有害的魔音
比如抽烟、喝酒、熬夜、吸毒等等
这些都是必须要克服的不良嗜好
第二种是接受信仰的魔音
这些魔音反映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例如常识和科学知识
第三个是关于欲望的魔音
争取尽接纳不排斥其他魔音的魔音

也就是说
一个魔音不会阻止你去接纳另外一个魔音
也不会阻止你去完成其他的目标
比如
你迷信一种小团体对你输入的观念
而自从加入这个团体之后
你变得不喜欢和家人朋友沟通了
就要注意了
赶紧退出小团体
把他们给你的有害魔音剔除出去
第四
我们也要避免那些拒绝评价的魔音
这一点非常重要
由于坏魔音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所以他们会用很多手段来阻止被寄生体清楚

例如
在人类的历史中
一些宗教的魔音会怂恿信徒去攻击异端
或是吓唬那些不信教的人
又或者告诉对方
如果质疑我们
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有些宗教会不断的给你施加压力
让你感觉如果你做不到
那就是你的诚意不够
当然
这种事情并不是只存在于宗教中
而是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比如一些传销组织
一些卖假药的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且
很多坏魔音都是擅长伪装的
他们会把自己的魔音当成是有用的魔音
让人觉得这是好事
广告公司尤其擅长营造这样的假象
例如在汽车展上
漂亮的汽车模特总是万众瞩目
引起人们的虚假联想
觉得我买了这辆车
这个美丽的模特就对我有兴趣了
或许在你还没有来得及分析的时候
你的自发式系统就会让你失去理智
花一大笔钱去购买一部自己不喜欢的汽车

作者提醒我们要经常考虑和评价使用分析体系来涵盖自发性体系
这样不但可以抵抗基因
还可以抵抗魔音
另外
我们在讨论工具理性与广义理性的区分时
强调广义理性就是真理性
这样我们就不会被邪恶的欲望和信仰所左右
因为这是邪恶的魔音

潜伏在我们的脑海里
不会被它所利用
许多人都认为人是天地间的生灵
不同于其他的动物
但是作者认为达尔文的进化论实际上表明人类只是一个偶然的自然演化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但我们人类却甘愿给自己赋予特殊的含义
尽管他们都是魔音和基因的载体
但人和动物是完全不同的

第一种不同之处在于
我们刚才提到了广义的理性
每个人在做出决定的时候都会考虑很多因素
比如我是否会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难过
别人会如何看待我
这样的决定是否公平合理等等
但是动物是不会这么做的
第二种不同之处在于
只有人类才会在意我是谁的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体验是实验
意思是说如果有一天
有一天
人类制造出了一台快乐体验
一可以坐在沙发上
用它去体验所有可以让人愉悦的东西

你会甘心每天带着他无所事事吗?作者认为
许多人都不希望过这样的生活
因为他们希望在现实中变得与众不同
而不只是享受美好的体验
我是什么人?在我的生活中
我可以和这个世界产生怎样的因果关系?这就是我的价值
比起享受幸福这样的基本喜好
这一点更为重要

因此
作者认为
在广义的理性中
价值观扮演了一个角色
那就是评价你的愿望是否正确
是否合理
欲望的内涵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够区别于动物
是否能够找到生命存在于世间的意义
作者在书中把欲望分成了三个层级
一节欲望
人和动物都有
二阶欲望和三阶欲望
只有人类才有
这些层次的欲望之间有何不同?
比如一个人
他的一些欲望就是吸烟
层级比较低
因为吸烟会给他带来快乐
这是一种自然的体验
但他也知道抽烟对身体有害
所以二届欲望是放弃抽烟
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欲望
因为她已经找到了更好的选择
这两种欲望的矛盾让他很不自在
他需要理智的思考才能做出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
最好还是选后者
因为它有利于身体的健康

但也不是说二阶的欲望就一定比一节的欲望强
所以才会有第三集的欲望
举个例子
一个女孩从小就很爱圣诞节
吃好吃的
买漂亮的衣服
这是它的一些欲望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
他发现自己并不相信神
也不知道要不要过圣诞节
二阶偏好定不下来
于是他开始尝试更高层次的三阶欲望
这让他不得不用更高层次的分析
最终

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圣诞节已经和宗教无关了
它更像是一个购物狂欢
给你带来快乐的节日
虽然最后的选择看上去和一些欲望一模一样
但层次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者在此要提醒大家
我们必须时时关注自己的欲望和信念是否会偏离正常的轨道
毕竟杀人犯也会使用三阶欲望对自己杀人的行为作出分析
也可能在最后得出可怕的答案

综上所述
作者认为
正是由于我们与动物的差异
我们才有资格从自己的观点来评判这个世界
让我们的生命中充满了叛逆
让我们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不是受基因和模因的支配
我们有权利控制自己的生活
决定自己的命运
寻找自我存在的生命意义

绿色软件类,链接分享类,会有时效问题,如果失效,请等待升级更新!或咨询站长临时替代软件应急!

付费内容
售价:9 积分
开通终身文案通或更高级的会员可免费查看该内容

登录注册购买

标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admin,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搜库资源网

原文地址:https://www.soku.wang/lishijiemi/72878.html发布于:2022-06-13

相关推荐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8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