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知识博物馆您身边的知识分享观论扯淡是世界上第一部以扯淡为主题的独特语言现象著作
这本书将严肃的主题、严谨的学术态度、幽默的语言和极富远见的见解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在本书中
作者对扯淡这个极为特殊的语言现象进行了剖析
探讨了在人类交流过程中怎样产生扯淡这个词

以及扯淡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危害?这本书的作者哈里法兰克福是一位哲学教授
其实他整个职业生涯显得平淡无奇
他曾先后在美国四所大学任教
主要从事笛卡尔认识论、自由意志问题等深奥的哲学问题

这本书一经面世
不仅在九个月内登上****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之首
更是将法兰克福推向美国大众的视线
自从特朗普参选并成为美国总统以来
他的影响力就更大了
所有人都认为特朗普是这个世界上最能代表扯淡文化的人

他简直就是一个扯淡的代名词
无论是在大选….省略之处更精彩…

欢迎来到知识博物馆您身边的知识分享观论扯淡是世界上第一部以扯淡为主题的独特语言现象著作
这本书将严肃的主题、严谨的学术态度、幽默的语言和极富远见的见解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在本书中
作者对扯淡这个极为特殊的语言现象进行了剖析
探讨了在人类交流过程中怎样产生扯淡这个词

以及扯淡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危害?这本书的作者哈里法兰克福是一位哲学教授
其实他整个职业生涯显得平淡无奇
他曾先后在美国四所大学任教
主要从事笛卡尔认识论、自由意志问题等深奥的哲学问题

这本书一经面世
不仅在九个月内登上****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之首
更是将法兰克福推向美国大众的视线
自从特朗普参选并成为美国总统以来
他的影响力就更大了
所有人都认为特朗普是这个世界上最能代表扯淡文化的人

他简直就是一个扯淡的代名词
无论是在大选期间还是在就职以后
他的言行举止都让我们想起了法兰克福在这本书里面的见解
自特朗普在2015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以来
法兰克福关于扯淡的分析自然而然地在学术界和民众中引起了新一轮的注意
众多哲学家、语言学家、政治学家、记者、评论家都在法兰克福的文章中指出
特朗普的讲话对美国政治生态造成了怎样的损害

时代周刊于2016年发表了一篇名为扯淡问题
专家认为特朗普就是在扯淡的专栏
法兰克福在这篇文章中提到
特朗普是一位典型的总统候选人
比如他对自己的能力感到骄傲
在发表了一篇错字百出的推断文章后
声称自己知道许多单词
而且词汇量也是最狠的
他声称自己的记忆力天下第一
再曝光了各种各样的性骚扰事件后
他居然还敢自称是最大的女权主义者

他凭空捏造事实
声称数千美国人在新泽西街头**
以纪念911事件
他抨击墨西哥人大都是**分子
并要求在美国与墨西哥边界建造一道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墙
之后不久
他就发了一条微博
称特朗普饭店可以制作出全球最美味的墨西哥面包
我喜欢这个国家
说出这么多让人捧腹大笑的话
特朗普完全不需要动脑子
他从不思考自己是否前后一致
是否自相矛盾
是否与事实相符
听了这话的人都知道特朗普在扯淡

不过
很多特朗普选民都把这看作是特朗普的真实性格
民众对之前那些政客的谎言深恶痛绝
他们觉得与其如此
还不如找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总统
与其被专业的政治家蒙蔽
不如听听这位胖老头的扯淡

但是
特朗上任一年之后
其扯淡治国导致美国内部管理效率低下
对外政策混乱
这一点全世界都看在眼里
但他仍然自信满满地称自己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总统
特朗普现象的产生
充分说明了我们对扯淡的反省与批判是当务之急
而且任重而道远

你也许会想知道
一个学术派的哲学家怎么会在乎这种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语言现象
法兰克福之所以会如此重视
是因为他发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扯淡的事情比比皆是
虽然大家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
但却没有一个人认真地去讨论
更没有一套关于扯淡的理论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
所以
扯淡究竟是什么?我们先讲一下本书的中文和英文标题

英文名为ownbullshit
中文翻译为论扯淡
可以说是一种比较中庸的翻译
在英语中
Boot是一个粗俗的词
从字面上看
它实际上是牛粪或垃圾
法兰克福在这本小书里也花了不少的时间来谈论这个单词
这个复合词的开头是不包含了牛群的含义
还有令人厌烦的规则
琐碎的虚伪的言辞和言词废话等等

而师德则是指使排泄物
是英文中使用最多的一种脏话
说的严肃点
所谓的排泄物就是食物中的营养物质被人体内吸收之后排出体外的那些东西
这是无法用来维持生命的
就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一样
南方朔先生在台湾省发行此书的中文译本时
曾将书名译为放屁
但后来在内地重印之后又改为扯淡
比较文雅
不那么庸俗
但却很生动
这本书有三个主要问题
第一点
什么是扯淡?
在此
我们要特别注意一下扯淡和谎言之间的区别
这样可以更好地理解扯淡的本质
第二
扯淡为什么会发生?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环境
什么样的心理才会扯淡?第三
我们为什么要关心扯淡
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和危险?在前面我们已经简单的了解了词典中关于扯淡的解读
下一步我们将从哲学的观点更加系统化的看待什么事扯淡
以及与其他语言的错误使用和滥用
特别是撒谎

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扯淡
法兰克福在书中描绘了这样的场景
假定美国的国庆日上
一位政客高声向民众喊道
我们的伟大的、受上帝祝福的国家
我们的祖先在上帝的指引下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
首先
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
扯淡的内容有可能是虚假的
有上帝吗?是上帝指引了美国的创立者吗?美国在人类历史中究竟处于什么位置?
这些问题的真正答案明显不再说话人的考虑范围之内
在这一点上
扯淡和撒谎是一样的
这两种行为都违反了语言的基本原理及当我们有效地运用语言时
我们必须以真正的方式交流
而扯淡和谎言的内容常常是错误的
那么
扯淡和撒谎有什么区别吗?法兰克福认为
两者的差异是细微的
但也是很重要的

撒谎的人必须要有一个先决条件
即撒谎的人必须要知道什么是真相
同时也知道如何通过语言向听众传达不同于真相的信息
从而达成隐瞒和欺骗的目的
如果我们对撒谎的行为进行认真的考虑
会发现撒谎的过程是非常复杂的
在撒谎人看来
他首先要具备一定的认识能力
才能辨别真伪

其次
撒谎人要具备一定的语言技能
可以灵活地用话语表达与事实不符的内容
最后
撒谎者也要清楚的了解自己欺骗观众的动机以及这种行为的利弊
比起撒谎扯淡要轻松的多
也要漫不经心

扯淡的背后并不是隐藏真相
而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
根本不在乎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撒谎
对人的知识、能力和意图都有很高的要求
扯淡不需要扯淡者知道什么是真相
不需要他三寸不烂之舌去歪曲事实
更不需要他想要欺骗别人

这样一对比
才能总结出扯淡的基本特点
扯淡就是一堆废话
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扯淡的人根本不在乎真假
他说出这句话不是为了达成语言本应该达成的目的
也就是沟通真实的信息
从这个角度来看
和bullshit最接近的英文就是hotair
字面上的意思是热风
也可以理解为讲空话
也就是说从他的口中土出的是一股热气
而不是什么实际的内容
如果我要问你扯淡和撒谎哪个更危险
十有八九你会觉得肯定是说谎啊
我们经常会觉得撒谎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他会伤害到说谎对象
而且还会给人带来道德上的危害

反而大多数人认为
扯扯淡、吹吹牛却是没有任何坏处的
反而可以调节气氛
让自己的心情得到放松
不过在法兰克福看来
扯淡的危险性要比撒谎大得多
这是论扯淡中最重要的一条
也是最为被厂里的

在法兰克福人的眼中
扯淡就是彻底的将语言和事实分离开来
割裂了真伪之间的关系
而对于撒谎的人
我们可以揭穿他的谎言
并将真相揭露出来
从而使撒谎者感到十分尴尬
我们还可以通过处罚撒谎者来改变他今后的行为
与之相比
扯淡的人却是对事实的无动于衷
扯淡的人根本不会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对于那些扯淡的人来说
事实并不重要
或许根本就没有
只是一句空话
对于这样的人
你好像也没办法指出他们的话里面其实包含错误
哪怕是说出来
那些扯淡的人也只会认为你是在找茬
何必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扯淡占据了人们的生活
我们也会和事实失去关联

因此
在法兰克福看来
在扯淡的时候
那种对真理和虚伪的漠不关心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扯淡本质就是一种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空话
完全脱离了真理
扯淡的人根本不在乎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
扯淡比撒谎危险得多
那什么样的人会去扯淡?
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人们愿意去扯淡
同时对于扯淡这个行为见怪不怪呢?在法兰克福看来
扯蛋的心态有很多种
第一类是扯淡的人
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感受
并不在意自己所说的是否正确
这位作家引用了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一篇文章
维特根斯坦曾经到他的好友帕斯卡那里探望
帕斯卡在住院期间患有扁桃腺炎症
它对维特根斯坦说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条被汽车碾过的狗
维特根斯坦有些反感的说道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一条被汽车碾死的狗是怎么一回事

帕斯卡的话让维特根斯坦觉得他在扯淡
你可能会对维特根斯坦的故事感到惊奇
认为他是在挑剔
而且在使用语言时也有一定的洁癖
法兰克福相信维特根斯坦的话一定是在开玩笑
但其中也涉及到了哲学和语言学方面的重要问题
认真的说
维特根斯坦之所以生气
是因为帕斯卡对这件事的描述并不严格

他的叙述很随便
没有一种对事实的关心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打算说的对
而是出于一种很随便的态度
第二种造成扯淡的心理状态是因为那些扯淡的人试图控制观众
也就是说
在扯淡的过程中
讲话的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希望被接受的某种感觉
就像先前所提到的
那位在国庆节演讲中声嘶力竭地赞美美国的政客
他希望观众们感到他是一位热爱祖国的爱国者
而他的听众们也不在乎他说的是真是假

在这个案例中
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会产生一种共同的关系
共同利用语言来达到其他目的
第三种扯淡的动机是环境的压力或者形势所需
迫使人们去谈论一些连他们自己都不知所云的话题
就像你相亲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对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又不能就这么走了
这种尴尬的情况下
你必须要找个话题来缓解一下气氛

就像是一个政治家站在一群关心环保的人中间
无论他对环保有没有兴趣
他都会站出来发表自己的看法
而在这个时候
他的观点很可能就是扯淡
法兰克福认为这是一种更深刻的哲学的理由
也是现代社会中盛行的各种怀疑主义、相对主义和后现代主义
这种看法否定了人们能够获取的可靠的知识及人类无法了解真理
也无法用真诚的态度去辨别事物的真伪

有了这种思想
没有事实依据的扯淡和事实之间就没有什么区别的
一个人的话
只要他说的是他想说的
他的话就没有错
他们相信他们不在乎事实
他们在乎的是他们的态度
在法兰克福人的眼中
这种彻底抹杀是非的行为是一种毁灭性的行为
也是他最害怕的
法兰克福如何看待扯淡产生的原因
也就是扯淡者背后的心态

这种心理状态千差万别
也许是由于说话人对事实的态度松散
这是由于说话人只在乎他的讲话会给别人带来什么影响
还有一种情况是
说话人觉得必须对一个他不了解或者根本不愿意谈论的话题进行演讲

最让人担忧的是完全否认了真实的事实
而这种极端的怀疑论和相对论的态度完全掩盖了谎言和真理的区别
今天
我们为何要特别重视扯淡这个特殊的语言现象呢?法兰克福在本书的开头就提到
在今天的文化里
扯淡是一个显著的特点
现在的社会
扯淡的事情比比皆是
媒体、商业广告、政治宣传、公众人物的演讲
到处都充斥着扯淡的影子

关于扯淡的危害性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一是扯淡对哲学、科学的伤害
第二
扯淡会给公众带来危险
计论扯淡获得巨大成功后
2006年法兰克福又推出了一部名为ontruth的新书论真相
这本书可以说是论扯淡的后半段
论扯淡中
法兰克福认为人类追求真理是理所当然的
论真相则更深入的探讨了人类为何要孜孜不倦的追求真理

通过这两部著作
我们可以明白法兰克福所说的扯淡是怎样损害哲学与科学的
法兰克福认为
在当代哲学的研究中
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相对论与后现代思潮
认为在一切对外在世界的理解中
个人的主观性是无法避免的
我们无法获得对这个世界的客观真实的理解
法兰克福相信
这种看**使人们抛弃对真理的热爱和追求
把哲学和科研看作是一种华而不实的花言巧语和方程式
无法反映出我们对客观事实的严肃认真地思考

后现代主义是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形成的
它对我们认识世界、追求真理是非常不利的
法兰克福的这种忧虑使我们回想起1996年哲学领域的一桩大丑闻
美国生物学家保罗克劳斯和诺曼列维特NormanLevitt在高级迷信一书中指出
有些后现代学术杂志热衷于质疑科学的客观真实性

不过
这种杂志实在太差劲了
只要他们的论文与后现代主义的观点保持一致
文笔也就会变得花里胡哨
不管论文的内容和方法是不是真的
都可以出版
在这本书中
物理学家兼数学家艾伦
索卡也被这本书所激励
他写了一篇连他自己都搞不懂的伪科学
把它投给了一本著名的后现代文学杂志社会文本

索卡的论文名为跨越界限
量子引力的转型
诠释学他在量子物理学中的地位和作用
这是一篇扯淡的论文
他声称他已经用科学的方式证明了没有任何的物理事实
物理事实只是一种社会和语言的创造
然后他的那篇论文就出现在了这本杂志上
之后
锁卡宣布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这一事件一经曝光
立刻引发了一片惊涛骇浪
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对英美大学后现代哲学的传播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这件事还表明
法兰克福人的忧虑是有必要的
空洞的文字再加上怀疑和相对论
都会损害到真正的科学和哲学
抛开哲学和科学的危险不谈
扯淡对公众政治生活的伤害会更大

扯淡是一种很有戏剧性的行为
会让人失去自我控制
不会尊重事实
也不会在意自己会不会误导别人
而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他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也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如果是那样的话
那么以真理为中心的普通的语言和思考方式将会恶化
甚至会在公众场合消失
这是每个负责的市民都不愿意看到的

到这里
论扯淡这本书的精华内容就为大家解读完了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
第一
法兰克福是一个真正的学术派哲学家
他于1986年发表了一篇论文
并于2005年出版论扯淡一书
成为美国最畅销的非小说作品
第二
法兰克福的人认为
扯淡就是一堆虚无缥缈的东西
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不管是真是假
扯淡和撒谎都差不多
但也有很大的区别

我们一般都以为撒谎是一种严重的道德败坏行为
但法兰克福在书中告诉我们
如果把语言和事实的关系完全割裂开来
那就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伤害
第三
人们扯淡的理由五花八门
也许是由于说话人忽略了事实
也许是为了控制听众
也许是由于说话人必须对自己不感兴趣、不知道的问题发表意见

也许是因为说话人压根就没有得到真实的信息
第四
扯淡的文化会给哲学和科研带来很大的损害
而锁卡和特朗普的执政就是最好的例子
身为一名哲学教授
法兰克福队真理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狂热
他强调
我们应该思考真理为何如此重要

事实的价值何在?只有明确而明确地回答了问题
我们才能更坚决的**谎言和扯淡
有许多人相信真理的价值
是因为真理对我们的生命是有好处的
也就是说
真理是一种工具
法兰克福相信这样的说法虽然有几分道理
但并不能说明什么
很多研究都证明
在某种程度上
自我欺骗和重新对待真理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关键

假如我们的头脑中只有实际的目标
那么我们就不会坚定的拒绝说谎和扯淡
因为在许多情况下
说谎和扯淡会使我们感到更加自在
所以对于法兰克福来说
真理究竟有多重要?在论真相的结尾
他认为尊重真理和坚持真理是人的必要要素
他认为
以这个世界的原貌来了解这个世界
而非我们所希望的那样
这是人类的职责和义务

真理总是告诉我们
这个世界是有其自身的
不会因个人的喜好或喜好而有所变化
这个世界是顽固的、不可控制的、不可驯服的
我们只能在寻找真理的过程中找到这个世界的本来面貌
从而确认自己的存在
从这种心态中
我们可以看出一位哲学家对整个人类负有的义务

绿色软件类,链接分享类,会有时效问题,如果失效,请等待升级更新!或咨询站长临时替代软件应急!

付费内容
售价:5 积分
开通终身文案通或更高级的会员可免费查看该内容

登录注册购买

标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admin,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搜库资源网

原文地址:https://www.soku.wang/lishijiemi/72874.html发布于:2022-06-13

相关推荐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92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